第02版:情感 上一版3  4下一版
震不倒的“导游旗”
价值观不同 埋下婚姻隐患
百岁老人:难忘抗日救亡的激情岁月
      

 
 
3上一篇 2017 年 8 月 18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百岁老人:难忘抗日救亡的激情岁月

  在中国人民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2周年之际,川中油气矿退休干部、百岁老人哈泽民,怀着无比激动和感慨的心情,讲述了他当年参加上海迁武汉“量才补习学校”抗日救亡运动的经历。

  百岁老人

  哈泽民老人1.9米的个头,虽然已满100岁,但仍然红光满面,耳聪明目、身体健康、思维敏捷,谈笑自如。一脸灿烂的笑容中,仍然透出当年年轻时的帅气。2017年7月26日,天气正热,见笔者来采访,哈泽民老人很是热情,一边将记者迎进门,一边还招呼60多岁的女儿哈真给笔者削水果,弄得笔者怪不好意思。

  哈泽民老人出生于1917年,1949年5月参加革命工作。年轻时参加过著名的量才抗日救亡活动,国民党统治时期先后在南京金城很行、汉江金城银行、重庆金城银行、昆明金城银行及上海中国农业银行工作过,1964年9月从北京石油工业部调到南充炼油厂工作, 1984年12月退休后的哈泽民老人,一直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

  武汉的“量才抗日救亡活动”

  1938年,日寇大举侵华,上海、南京相继失守。为此,国民党的重要人物、在野各党派领袖、文化界知名人士差不多都集中到了武汉。1938年的武汉,已成为事实上的首都和抗战的心脏。“各种救亡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呈现,也激起了我的满腔热血。一听到《义勇军进行曲》,我就感到热血沸腾,不由自主地热泪盈眶,因而全身心投入到抗日救亡洪流中,参加了上海迁武汉的著名救亡团体量才补习学校的抗日救亡活动。”

  据哈泽民老人介绍,量才补习学校的抗日活动由著名社会活动家程远女士主持。活动基本分为两大块:一块是演讲会,一块是歌咏队。其中演讲会是最具特色的,每周组织一次,内容包括国际问题、抗战形势、敌情分析及政经文艺等。当时的武汉人才荟萃,集中了文化界的精英和各界知名人士,如茅盾、长江、凌青、金仲华、张铁生、刘思慕、李公仆、沙千里、郑君里、胡兰畦、光未然等。

  哈泽民老人告诉笔者,当时由于各阶层人士都洋溢着爱国救亡情绪,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渴望了解国内外形势,再加上主讲者是知名度极高的学者、专家,因此听众十分踊跃。演讲会大都在露天举行,主讲人站在桌子上宣讲,有时声泪俱下,有时慷慨激昂,群众的气氛也跟着主讲人起伏,时而悲愤,时而激昂。虽然没有扩音器,有时还要淋雨,但场内始终鸦雀无声,无人走动,场面十分感人。

  谈到当时的歌咏队,哈泽民老人显得尤其兴奋:“歌咏队由歌唱家盛家伦、沙梅、林路三人担任指导,这样的阵容在武汉众多的歌咏团体中不多见。其成员来自四面八方,不仅有从上海来的流亡者,也有从其他各地来的热血青年和当地的爱国者,但流动性很大,人数多时达100多人,经常参加的只有30多人,我当时也是其中的骨干之一哦!”

  哈泽民老人说,由于他的嗓子较好,盛家伦很赏识,多数时候领唱都由哈泽民老人担任。歌咏队每天都有活动,在室内练唱或到街头宣传,星期天则在电影院早场放映前唱歌宣传。哈泽民老人还多次参加全市的大型歌咏晚会,与夏之秋领导的武汉合唱团、冼星海领导的海星合唱团及张曙领导的业余合唱团同台演出。

  难忘的激情岁月

  1938年的武汉到处是歌咏的海洋,唤起了民族的觉醒,激发了民众的斗志。当时还年轻的哈泽民老人参加了武汉的献金活动、火炬游行活动等,场面非常宏大。哈泽民老人告诉笔者,当时这些活动都是国民政府政治部三厅主导的(周恩来总理就是当时的政治部副主任,郭沫若为三厅厅长)。

  活跃在抗救亡运动的哈泽民老人还在此期间同歌咏队的队友一起参演了由中国电影制片厂拍摄,田方、王莹任主角的电影《最后一滴血》的群众角色。从武汉撤离重庆前,哈泽民老人参演了由光未然编导的过街头剧《沦亡以后》和马彦祥编导,舒绣文、陈天国主演的话剧《古城的怒吼》的幕前歌唱。

  让哈泽民老人最难忘的是,在参加量才补习学校的抗日活动中,他认识了共产党打入国民党内部的速记员、后被誉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的沈安娜和其丈夫华明之,并与他们结为好友。

  当年的抗日救亡活动已经过去了70多年,但每每回忆起这些经历和岁月,都让哈泽民老人激情难抑,永远难忘。

  庄光荣 文/图

3上一篇
 
 
Copyright 四川工人日报数字报刊
所有内容为四川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
合作伙伴